半个小时后,魏婴磨蹭着走出浴室,耳尖的红意未散,情动的滋味还萦在心头,美好得令他沉溺。
心底陡然生出一种不顾一切的冲动。
客厅里的灯亮了起来,驱散了黑暗中沉寂的野性,空气中却弥漫着甜腻的味道。
青春、热烈、不顾一切。
魏婴瞟了一眼沙发,沙发已经被收拾整洁,蓝湛已经不在客厅,而是在他的卧室里,此刻正端坐在他的书桌前,检查着他这几日的作业。
“洗完了?”蓝湛闻声从椅子前起身,转头看他:“这两张卷子错题的解题思路我帮你写在旁边了,其他的我拿回去检查,明天给你讲。”
折腾半天,都已经十点多了,魏婴看着人收拾着桌上的卷子,犹豫着开口问:“你还回去?都……这么晚了?”
蓝湛拿着卷子的手一顿,抬眼看他。
那眼神似乎在问他,我是回去还是不回去呢?
魏婴抿了下唇,心想这人占了便宜还想立牌坊,这大灰狼秒变小白兔的本事他自愧不如。
不过他决定不和这人一般见识,非常大度的来了句:“今晚你睡这,我睡隔壁。”
然后走到衣柜前拿出之前蓝湛穿过的那套睡衣塞给他:“去洗澡。”
他说完也不看人,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看着桌面上摊着的那张卷子。
紧接着头顶上传来一声“嗯”,蓝湛放下手里的卷子出了卧室。
蓝湛一出去,魏婴紧绷的身子才松懈下来,他把胳膊撑在桌面上,双手捂住发烫的脸颊,心头顿觉一阵羞恼,他和蓝湛……
他把蓝湛彻底拽进了他不堪的生活里。
…….
第二天早上,两人都起晚了。
魏婴背起书包走到门口换鞋,看蓝湛还站在厅里不知道在低头磨蹭什么,就催促道:“蓝湛,走了,要来不及了。”
蓝湛转身看着他,撩起衣摆道:“借一下你的校服T恤。”
魏婴扫了一眼他身上的校服T恤,撩起的衣摆处一片白,应该是昨晚不小心….
魏婴的脸腾地一下又红了。
两分钟后,魏婴看着蓝湛穿着自己的校服T恤,蓝湛比他高一些,肩也比他宽,穿着他的T恤明显小一码。
魏婴想了想又回屋拿出自己大一码的那个校服外套塞给蓝湛:“穿上。”
“热。”蓝湛幽怨地看着他。
魏婴没再理他,快速穿好鞋道:“要么穿着上学,要么给家洗衣服。”
蓝湛无奈把外套套在了身上,总算出了门。
两人去小巷里面的包子铺买了包子,踩着早自习的铃声进入了教室。
魏婴在座位上坐下来,把手里拎着的早餐和书包一起塞进桌堂,心还在怦怦直跳。
太特么丢人了。
他扫了一眼旁边坐着的蓝湛,蓝湛已经受不了把校服外套脱了下来,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,把额发都打湿了。
魏婴瞟了一眼紧贴在他身上的校服T恤,不满地扯起校服外套往他腰上一扯:“系在腰上。”
“真热。”蓝湛反抗。
前面的林子寅闻声转过头来,看着蓝湛满头的汗和他怀里的外套,忍不住低声问:“学霸怎么出这么多汗?这么热的天怎么还穿外套?”
魏婴憋着嘴角的笑意低下头。
蓝湛幽怨的瞥了人一眼,腹黑道:“魏婴觉得我冷。”
魏婴一听,立马抬腿从桌下踢了他一脚,还转头狠狠瞪了他一眼。
林子寅诧异地看着两人的互动,转而笑道:“你俩怎么这么奇怪?”
“奇怪什么?转回去,别影响我学习!”魏婴踹了一下林子寅的椅子,又伸手怼着林子寅的肩膀道。
“哼哼,心虚。”林子寅嬉笑着转回身。
魏婴垂着眼盯着桌上的卷子,却一个字也没看进去。
他想以后绝不能再这样,至少现在不可以。
…….
很快到了期末考试,魏婴的成绩跟蓝湛预想得差不多。
魏婴排在278名,总分565,英语还是最拉胯,只有98分,但和上学期比还是提高了不少。
于玲很高兴,特意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大肆表扬了他。
要全班同学都向他学习。
暑假生活开始后,魏婴比之前更加努力,确切地说蓝湛把他的假期排得很满,每天上午雷打不动地去莫辰修的画室,下午去画室附近的图书馆找蓝湛。
自从上次的事情后,两人都克制了很多,把学习的地点由家里改成了市图书馆。
暑假就要结束的时候,在林子寅第八次在群里@他俩一起出来玩时,两人习惯性地拒绝说没空。
林子寅终于火了,在群里造次了一番:“你俩再不出来,我就真的相信你俩在谈恋爱了。”
群里寂静了五分钟后。
【陈情】:好,地点?
【L.z】地点?
很快林子寅发了个定位过来。
震耳欲聋的KTV里,林子寅拿着手机给陈静看:“看看,我就说吧!全是谣言,他们俩怎么可能?哈哈哈!”
陈静白了他一眼起身去前面点歌了。
林子寅无所谓地转向周成礼:“对吧?魏婴你还不了解?再说学霸也不会……”
周成礼打断他的话,站起身径自道:“我去卫生间。”
林子寅轻嗤一声,又把手机递向程旭,刚要开口,程旭也站起身,抢先道:“我也去。”
“哎,哎,哎,”林子寅看着两人走出包间,又把视线转向陈静,“这些人怎么……嗨,他们这些文科生就是喜欢造势,小说看多了看谁都在谈恋爱。”
……
两人在KTV门口下了车,魏婴忍不住问出憋了一路上的话:“你说林子寅他们是不是知道了什么?”
“嗯。”蓝湛一脸平静。
“啊?那怎么办?”魏婴皱起眉头,想了下道,“那等一下进去,你离我远点。”
蓝湛想了想“嗯”了一声。
轻触这里,给我留言